首 页 | 网吧频道 | 财经频道 | 娱乐频道 | 音乐频道 | 文化频道 | 游戏频道 | 体育频道 | e频道
怎样选择卫生巾
被男人消费的女人
的位置:垫江热线/生活时尚伊人

[时 尚 经 典] [美 丽 衣 装] [名 模 风 采] [倩 妆 魅 影 ] [饰 物 风 情] [名 人 时 尚]

 

□我们还要不要在一起?
相亲:一件苦不堪言的差事?
一个中年男人的荤素欲望
从接吻风格,透视他的性格
调情是--修养?文化?艺术?

 

 


我怎么把婚姻弄丢了
(2002-07-26)


窗外,天有点阴,让人心情有点压抑,陆杉坐在我对面,用低沉标准的普通话诉说着。在刚刚经历过一场天翻地覆的婚变之后,他的眼神和身体都透出掩饰不住的疲惫。
  陆杉言谈举止文质彬彬,性格比较内向。他说以前总觉得这些事离自己很远,可没想到竟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,说到动情伤心处,镜片后常闪烁出晶莹的泪光。

  5月14日早晨,我照例早起床上班,她躺在床上没有动,我走到门口回头看了她一眼,不由得走回去抱了抱她。这一抱,突然有一种伤痛,朝夕相处四年了,多么希望她能回心转意,多么希望这只不过是一场梦啊。

  晚上回到家,偌大的屋子里空空荡荡,叫了两声没人应,桌子上压着一张纸条:陆杉,我到杭州去几天,让自己平静平静,不要牵挂,多保重。看完纸条,我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,我有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,早晨的伤痛就是预兆,这几年和她的一切一切都像江水东流,重现只有在梦中了。

  五一长假,我的好几个同学都想找我谈谈,安慰安慰出出主意,而我想做最后的努力,趁假期去了她的老家吉林,她已经回家十几天了。岳父岳母都是七十岁的人,对发生的一切都知道了,岳父对我像原先一样。老两口都努力劝说她,好的坏的难听的都说,毕竟她那个浙江的客户让人觉得不可靠,自己的女儿委身于他担忧之情自不待言。这样,她又跟着我回到了济南。就在这几天,她在老家把我们的“计划外产品”做掉了。

  回到济南是她的缓兵之计,一方面稳住我怕我闹,另一方面她在做最后的准备工作。在家里也不做饭,租了几本小说消遣,我天天忙着上班,晚上做些说服工作。她说也甭劝,还是尽快办手续吧。有时也求我给她个机会,不管是福是祸让她重新选择一次投入一次。她也清楚这样做有一定的冒险性,而且说到头来最受伤的可能是她自己。你说,夫妻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我心疼得要流血。这几天我理了个平头,她的头发也收拾了收拾,彼此觉得很陌生。14号走的那天,她带走了说明自己身份的东西:身份证、毕业证和属于她的那本结婚证,当然还有她的档案关系。这几天她自己在家就办了这些事,我没去人才市场查询,但我发现了一张复印费收据,就是为取档案关系的。

  其实我们的婚变也有很多的偶然性,她去济南这家公司很偶然,与浙江那位客户发展那么快更是不可思议。他俩以前也没见过面,春节前开始电话联系,之后就是发短信息。记得她告诉我,第一次打电话就觉得那人说话怪怪的。就是这个怪怪的电话,成了他俩缘分的开始。最初收到短信息的时候,她还常拿给我看,有时出现“我爱你”之类的话,我就提醒她别超越了界限。她说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,他小孩一个,我找谁也不会找他。有时我也自己查查她的短信息,知道那个男的名字和手机号码。

  慢慢地,家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,我试图阻止她滑向危险的深渊,但都是晓之以理,没发过脾气。具有决定意义的日子是4月4日,那天夜里下着雨,她和同事出差回来,在济南站同事下车回家,而她没有下火车。那车的终点就是杭州,我的第一感觉是她肯定去了,打她的手机,结果总是关机。车到杭州是早上7点多,她的手机就是这时开了一小会儿,可能是为了与那客户联系。下午两点多她又坐上了回济南的火车,带回来了彻底和我分手的决定。   她说跟我生活太累了,从那人身上可以得到我不能给她的很多东西,change for the better(变变会更好),她是英语专业的,这句英语是对我的回答。她回来后就提出和我分居,想有点夫妻温存她说不可以,我也不强求。她说过她可能永远都不回济南了,这一别,告别了济南,告别了我————她的丈夫,告别了她的这几年不满意的生活。我一直给她打手机,总是关机。唉,济南这座悲情城市,成了我俩婚姻的滑铁卢。

  其实,最初在一起的日子非常值得回忆,尽管贫穷和疲惫,但那时有快乐做底色,幸福就像星星一样时时闪烁。有句歌词是“星星是穷人的钻石”,当时的感觉真是这样。

  我1991年考上大学,来到济南,那时没想到将来在济南工作,更没想到发生这些事。我性格比较内向,大一的时候,老师在课堂上讲到名字与第一印象时,说我的名字有点女孩味儿,不像什么刚啦强啦之类透出阳刚之气。实际上,老师在无意之中素描出了我的性格,而这性格似乎操纵了命运。同喝酒打牌的舍友相比,我爱钻古典文学、爱听《二泉映月》,加之戴着眼镜文质彬彬,我被笑称为宿舍里惟一的大学生。大学是个繁殖爱情的地方,而且我们那儿男女比例平衡,恋爱风气特别浓厚。但爱之神仿佛有意远离我,同宿舍的弟兄们替我着急,纷纷出谋划策帮我“脱贫致富”。一直到大四,我的爱情天空里总是没有雨季。

  大学毕业前,在济南工作的老乡中,突然有人拍胸脯说帮我跑分配,那时跳槽很难,这给我注入了一腔希望。我家在贫困地区比较穷,自己又排行老大,但还是借了几千元钱送给那位有路子的人帮着打点。几经周折,我还是自己找了一家小公司,后来又跳到今天仍在谋职的公司。在这一系列的心力交瘁中,原先比较讷言的我说话办事有了很大长进,但生活仍是循规蹈矩、平平静静。

  这个时候,我经同学介绍认识了后来成为妻子的她。她是吉林人,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济南,公司里没有宿舍,只得租了间小房子来回风雨飘泊。从大学骄子到混迹市井,就像一道抛物线,曾经的激情跌落在现实里,一切乏味却又无能为力。这个时机,正是我进入的最佳“窗口”,一声问候,一双大手,就能捂热爱情。那时对她的印象是长相一般有点内向但觉得可靠,对独自在外打拼的游子来说,可靠甚至是选择的第一标准。

  恋爱、结婚、租房子、换工作的艰辛,都一一经历过,这是我们这些外地毕业生的宿命。我俩还曾与别人一起租过房子,1999年冬天,在没有办任何仪式的前提下,我们对外宣布结婚了。不久后,租房子租得焦头烂额的我俩决定贷款买房,几年的颠沛流离,也没挣几个钱,她也是,几万元的首期付款就借了一半多。没钱装修,也没有体面的家具,只是多了一张双人床和书桌。但有了房子,就有了可以停泊心灵的港湾,一个可以营造二人世界的空间,生活会长满幸福的叶子。

  与我工作相对稳定相比,她这几年一直在跳槽,她的理想是干自己的专业——国际贸易,家里也专门为此买了电脑,但一直不如意。我知道她是一个外表内向却很有主意的女孩子,自己看准的事情一定要办,对问题的判断也很准确,几笔业务就验证了。所以,她一提分手的时候,我就知道要坏事,以后的努力只会加速了她的离去。我是性情中人,但为这事我没有让泪流下来过,尽管眼圈湿润,并想放纵地大哭一场。

  这些日子,下班后我都怕回家,家里的摆设依旧,一切都像昨日一样,但已是物是人非。现在我也怕听歌,歌词写得都是那样打动人,让你体验到刻骨铭心。我也怕夜里醒来,窗外树叶筛月影,会让我忆起细细碎碎的事,还有她浅浅的笑。我很留恋这个家,这是几年来我俩的心血缔造的,就是这样在我认为幸福可期的时候破裂了。

  我有时也气得要命,但想想就变成了难受,为自己难受,也为她难受。她特别提醒我,再找女孩子的时候,一定给她披上婚纱。我知道她离我而去,绝对不是贪恋钱财和权势,她的那个客户在杭州也没房子也没户口,她可能要的是一种感觉。她对我俩生存的状态失望了,我也不能满足她作为一个女孩子的内心的渴望。在她频繁跳槽时常出差的时候,我也因为工作心力交瘁很少照顾她,有时交流也是表面的浅层次的。我一直以为,我努力工作,买上房子,再积攒钱还贷款,把物质基础多夯实夯实就是幸福了。而她所需要不仅是这些,还有浪漫和被关心呵护的感觉。她一个女孩子,在商场上冲冲杀杀太不容易了,想到这些,我就恨不起来。《花香满径》上有句话,要想没有忧伤,除非没有爱,有爱的地方就会忧伤,因此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伤心流泪的地方。

  我太留恋这个家了,我在努力着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。但她都不为此打动,反倒劝慰我过些日子就会好的。与她的平静相比,我作为一个男人显得优柔寡断,我不想和她办离婚手续,只要她能重新来过,我甚至可以对一些事情装作不知。一位师兄写过一首诗,里面的一句现在更有体会:在世纪与世纪的临界点上,水坚硬的质地远胜过它柔软的形态。想想女人就是貌似柔软的水啊,男人与之相比反而脆弱。在对感情上,女的实际上是强者,她对感情的结束,就像关上一道大闸,滴水不漏,而男人却像一股泉水,对往日情怀总是连绵不绝。

  她说很早就想离开了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,4月5日到杭州,本来是去作个了断,但实际上踏上了不归路。这几年她在外面闯荡,思考和见识了很多东西。前些日子到北京培训了半月,她的同学要么是留过学要么是MBA要么有钱有车,这对她触动很大,人生就是几十年,她反思自己过的是些什么日子,常说这么早结婚干吗呢。那一阵子流行《谁动了我的奶酪》,她也买回一本给我看,并让我谈谈感受,谁想到现在我的奶酪就被动了。

  想想她也有一些我不太满意的地方,她对我家人很冷淡,妹妹在济南工作,但很少到我家来,因为怕遭遇尴尬。她个人意识比较强,不用说日记,就是她的书也不让我动。但这些我觉得都是小事,只要我们恩恩爱爱,是可以忽略的。百年修的同船渡,千年修的同枕眠。我们俩一个山东,一个吉林,都是只身在外,能结为夫妻多亏缘分。她的决定她的一些话,让我感受到一股挫败感,一种对能力、人格、未来的否定。但我想给她这个机会,尽管心里难受得很。都是外地的学生,都是父母之子,都是受家人关注和期待的对象,都有对生活的理想,并和我走过一段艰苦的岁月,和我结为夫妻,人生能有几次爱啊,我还能难为她吗?   这几年,她对这个家也投入很多,我俩的工资奖金都放在一起,两人都没有私房钱,她没有金银首饰,用的化妆品都是价格比较低的,甚至连件贵重的衣服也没有,想到这些,我都有点内疚。每一个女人都希望自己是灰姑娘,有一个王子一样优秀的男人送她们999朵玫瑰。爱爱恨恨都是一番真情意,是生命的狂流所冲不掉的。

  总认为离自己很远的事情,发生在了自己身上,促使自己思考了很多。这场变故,给我上了一课,生活幸福的标志不仅仅是物质的富足,有钱人不幸福的有的是,爱情婚姻家庭都该好好经营,滋滋润润有滋有味,在生活的群峰之上,快乐才是生活的真谛和最高境界。

 


渝ICP证010002-18号 版权所有:重庆市垫江电信局